紀金慶/佛洛伊德第二講:《夢的解析》 | 視角ViewFinder

推薦閱讀
紀金慶/佛洛伊德第二講:《夢的解析》 

紀金慶/佛洛伊德第二講:《夢的解析》






在《歇斯底里研究》發表過後,佛洛伊德在臨床經驗上對於「自由聯想」的運用更加得心應手,並且在這項技術的運用中,也讓他發現了在夢境與無意識兩者之間的重要關聯。

為了方便理解,我們先捨棄抽象論述的鋪陳,而選擇先從幾則解夢的具體案例開始,讓讀者體會一下佛洛伊德實際上是如何將自由聯想的技術灌注到釋夢的藝術當中。

⠀⠀⠀⠀⠀⠀⠀⠀⠀⠀

▌喪禮的夢

⠀⠀⠀⠀⠀⠀⠀⠀⠀⠀

一則來自佛洛伊德的女病人的夢境是這樣的:她夢見了她的小姪兒躺在小棺木裡,雙手交叉平放,周圍插滿了蠟燭,那情境就像當年她的大姪兒奧圖的喪禮一樣。

佛洛伊德原先也對於這個夢境的意涵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更深入的理解這位女病人的生命史,才對於這個夢境背後隱藏的深意也所意會。

佛洛伊德的這位女病患在很小的時候便父母雙亡,而由長姊一手帶大。那時,常來家裡拜訪的親友當中,她與某位男性一見傾心,兩人的情感發展到了論及婚嫁的地步。然而,這段姻緣卻因為她長姊的極力反對而最終告吹。

這段感情終告破局之後,那位男性友人就盡量避免登門拜訪,而我們的女主角自己也將感情轉移到照顧長姊的兒子奧圖身上。令人遺憾的是,小男孩奧圖不幸夭折,這使得她相當難過,一度離家遠行。直到她的長姊又生了第二個兒子查理,而她又回到長姊的家裡幫忙照顧小孩。

然而,她始終未能忘卻那位男友,只是她的自尊心極高,不願主動去找他。多年後,她的這位愛人成了一位文學教授,而不管他在哪裡有文學講座,她都是場下默默支持的聽眾。在做夢的前一天,佛洛伊德還記得她的這位女病人跟他提過這位文學教授當天晚上的對外演講。

佛洛伊德當時認為兩件事可能有些許關聯,因此追問他的女病患,是否能回憶起,在她侄子奧圖的喪禮上有沒有特別的事情?尤其是和那位文學教授相關的事情發生?

對此,女病人的回答是:「有的!我記的很清楚,在闊別多年之後,教授也趕回來弔喪。我與他,在奧圖的小棺木旁再度重逢。」

女病人的回答如佛洛伊德事先的猜想一致,夢境裡想掩飾的是再見愛人一面的渴望,尤其是在夢境裡是男主角主動前來,而不再是自己被動的、默默的坐在講演廳的一角凝望。

掩飾在夢境裡的悲傷情境是煙霧彈,夢境背後的推理相比於我們日常生活中基於種種現實考量而有的理性顧慮來的更加俐落、更加簡單。

她想見那位教授,而如果她第二個姪兒查理也意外夭折的話……

在這一則案例中,我們理解佛洛伊德對於我們夢境的三個立場主張:

首先,夢,是慾望的表達。

其次,夢所企圖表達的慾望都不是普通的慾望,而是那些在現實生活中出於各種理性或道德考量而不能去實現的願望。

其三,夢不是理性意識的產物,因此夢在表達慾望時走短徑,它將會更加直接的指涉我們深層無意識裡的想望。

因此,佛洛伊德提出了他在《夢的解析》中的著名論斷:「夢,是通往精神無意識的通道。」

⠀⠀⠀⠀⠀⠀⠀⠀⠀⠀

▌海峽的夢

⠀⠀⠀⠀⠀⠀⠀⠀⠀⠀

佛洛伊德有一位多疑的病人,她這晚作了一個稍長的夜夢,夢裡詳細的細節大多回憶不起來,她只記得自己在夢裡聽到有人論及佛洛伊德時,那個人對於佛洛伊德關於笑話的見解讚不絕口。接著,在所剩無幾的印象裡,猶記得夢裡還浮現了「海峽」的意象。

這一則夢境因為大多細節都在醒來後遺忘,以致於表面看上去似乎無法解讀。夢裡「海峽」的意象似乎是個關鍵,但是由於佛洛伊德的病人一時之間想不起任何關於海峽的事情,因此當時對於這一則夢境的解讀工作只能暫時作罷。

幾天過後,這位女病人跟佛洛伊德分享一個她很久以前聽過的笑話,這個笑話是這樣的:

一個法國作家在往返於多佛爾與加萊的渡船上與一個英國人聊天 ,在聊天過程中,那位英國人似乎意有所指的對法國作家說:「你知道偉大與可笑,只有一道海峽的距離相隔。」而那位法國作家則詼諧的反唇相譏:「是啊!只隔了一條加萊海峽。」

加萊海峽是法國人對於英吉利海峽的叫法,而這位法國作家原話的諷刺是,法國是偉大的,而英國正是那可笑的。

佛洛伊德認為他的這位病患的無意識相表露的是:外界對於佛洛伊德的推崇,其實是將誤將可笑看作是偉大。當然,這與她對於佛洛伊德的依賴情感恰好是相牴觸的,否則她也不會長期接收佛洛伊德的治療。然而,夢所釋放的,正是她天生多疑猜忌的心理。

在這一則案例中我們特別留意兩點:

首先,夢境的內容在醒來後即使大部分流失,然而這並不構成釋夢的真正阻礙。我們可以懷疑這就是夢的目的,它只留下足夠的環節便可以釋放壓抑的情感。因此,我們在解析夢的過程中無需過度關注夢境遺失的部分,遮蔽,有時是為了更加凸顯局部真理。

其次,當我們在進行解夢時,表面上的分析材料是夢境自身,但其實當事者事後所追加的回憶也是我們追蹤無意識的重要線索。無意識也許擅於偽裝,可是無意識的存在的意義終究是為了表露,即使有揭穿的風險,但終究唯有表露了自身才能釋放慾望。

⠀⠀⠀⠀⠀⠀⠀⠀⠀⠀

▌劇院的夢

⠀⠀⠀⠀⠀⠀⠀⠀⠀⠀

一位成婚多年的少婦夢見自己和丈夫身處劇院,劇院裡有一半的座位空無一人。在那個夢裡,她的丈夫告訴她,本來愛麗絲和她的新郎本來也想來看戲,三張票只要一荷蘭盾五十克朗,卻因為買不到好位置而作罷,因此他們沒來看戲。她在夢裡淡淡的回答:「這也未必是壞事。」

在現實中,少婦的丈夫確實告知了她愛麗絲近日已經與人訂婚。

不過,佛洛伊德尋思:夢裡的劇院有一半的座位空無一人,這究竟意味著什麼?

少婦的夢境內容確實和她實際生活中的事情有若干對應,一周前,她想去看一場戲,由於擔心買不到票因此早早付費劃位。到了戲院之後才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慮了,因為劇院裡有一半的座位其實空無一人,所以就算是她當天現場買票其實也不成問題。對此,她那位尖酸刻薄的丈夫可沒有放棄這個可以對她大加嘲諷的機會。

那麼,關於一荷蘭盾五十克朗又有什麼樣的線索?

這又是另一則幾天前她聽到的消息,她弟弟的太太從丈夫那裏得到了一百五十荷蘭盾,這個傻女人匆忙的跑到珠寶店買了一件其實不怎麼值得的昂貴首飾,因此被親戚私下笑話。

最後,夢裡的「三」意味著什麼呢?

在諮詢過程中,這位少婦只聯想到愛麗絲小姐只比她年輕三個月,而她自己本人已經結婚十年。

最後這點成了關鍵線索。她太早成婚,而十年後那個僅只比她年輕的愛麗絲難道就嫁不出去?這就呼應了她在戲劇開演前買不到座位的過度焦慮,然其實座位還多的是。最後,最重要的是,她的早早嫁人一點也不合算,就像他弟弟的那個傻瓜太太花了大錢買了不值得的首飾一樣,她也浪費了美好的青春而掉進了一個乏味至極的婚姻裡頭。

佛洛伊德認為,她的無意識在對她述說:如果她有先見之明,慢慢看,晚點嫁,她值得勝過現在生活百倍的婚姻,這就是一百五十荷蘭頓和一荷蘭五十克朗的巨大差距。

幾則案例的解說過後,我想讀者對於佛洛伊德的解夢手法大致上有了一定的熟悉,接下來,我們要來談談佛洛伊德在《夢的解析》如何談夢運作的原理原則。

⠀⠀⠀⠀⠀⠀⠀⠀⠀⠀

▌潛抑、移置與凝縮

⠀⠀⠀⠀⠀⠀⠀⠀⠀⠀

我們接下來要談的是:夢的性質及其運作原理。

睡眠,從生物學角度看是一種休養生息,可是從我們精神分析的角度看,其意義則是與外界保持隔離。

佛洛伊德認為:我們其實並不願意來到這個世界,所以不能無時無刻的繫掛在這個惱人的世間。

借助睡眠的手段,我們得以回到出生前的狀態裡,回到母親的子宮裡頭。睡眠的狀態與待在子宮裡的條件十分相似:溫暖、黑暗、不受刺激。

佛洛伊德分析:許多人熟睡時的姿勢和嬰兒還待在子宮裡的體位一模一樣,從每日的作息來看,我們成年人其實只有三分之二來到人間,而還有三分之一尚未出生。

入睡後的世界,遠比我們想像的劇烈。

這是因為,夢,既是睡眠的守護者,同時也是慾望實現的藝術。

要好眠,則心靈需處在平靜中,而慾望想要實現,則必定為心靈帶來刺激。

夢,恆處於兩種傾向的對抗。

從我們剛剛所提供的作夢案例便可意會,由於夢的真實意涵過於敏感,才會受到「潛抑」(repression)。

在後來的《精神分析導論》中,佛洛伊德為我們解說其實類似的邏輯其實也出現在人們日常生活裡頭。比方說,在當時的德國情境中,許多刊物所刊登的報導由於內容敏感,因此在政府機關的審查壓力下,刊物的編輯會對於原文章裡的某些尖銳措辭轉化成委婉的表述,或者隱喻性的暗示,甚至進行直接刪除或刻意留白。

然而,只要誰對於當時的政治情勢有所領會,只要誰願意在那些耐人尋味的空白之處多作揣摩,都能將原文的真實意涵填補回來。

無論是現實生活,或是夢裡的世界,不說或未說的,永遠比言語表露出來的多的多。

因此,我們對於夢的解析,其基本原則和上述的例子沒有太大分別,我們需要理解被分析者的生命史就像我們需要進入某種政治氛圍中,才能夠更精準的抓拿那些殘缺線索背後的真實所指。

此外,也像過度真實的政治評論會喚醒一般市民的好夢那樣,過度表達慾望的夢也會刺激睡夢者的道德意識而令人無法安眠。

因此,刪除、潤飾,以至於修改和重組,都是夢在運作時的常見手段,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一覺醒來後往往難以辨識夢之真意的緣故,這是因為作為一個道德的動物,我們並不希望看清自己潛意識底層的躁動。

我們剛才說:刪除、潤飾,修改以至於重組,是無意識為躲避意識追查的常見手段,也是夢的常見技術,佛洛伊德在《夢的解析》裡稱這些運作法為「移置」(displacement)和「凝縮」(condensation ) 。

移置,指的是在夢的運作邏輯中常以影射、隱喻、或以局部代替整體的方式來替代、代換原本夢所要釋放的慾望自身。在通常情況下,移置是一個象徵性符號或形象來取代原先不便明示的慾望對象。

凝縮,則指的是,從原本分屬於不同存在物的存在性質中抽取出某種共通性徵,用以暗示某種慾望自身。比方說我可能在夢裡頭夢見這樣一個人,他看起來像某甲,可是穿著卻像乙,而談吐舉止則完全是丙,然後最詭異的是在夢中我一直將他認作是丁。這是夢的常見手法之中,因為處於疊加狀態的慾望更容易讓我們醒來以為這是一個荒謬的夢,而不去追查當中我們的無意識真實要表達的慾望。

⠀⠀⠀⠀⠀⠀⠀⠀⠀⠀

▌解夢的藝術

⠀⠀⠀⠀⠀⠀⠀⠀⠀⠀

我們已經談完了夢的性質及其運作原理,接下來我們該來談談解夢的技術,以及當我們開始解夢時所需要留意的相關細節。

佛洛伊德主張:做夢的人其實都知道夢的含意,只是他們不知道自己知道,以為自己一無所知。

「其實都知道,只是不知道自己知道。」這是一個相當耐人尋味的句子。

對此,佛洛伊德解釋,我們常會以為自己忘記了自己有過的一些經歷或是念頭,但其實這些經歷和念頭極可能還存留在我們內心深處,只是被層層覆蓋,或是基於某些現實考量而被自我意識壓抑,因此沉入了無意識的深淵之中。

抑制的現象說明了我們人之為人的精神特徵,我們在上一講中已經說過,人作為極度社會化的動物,他必定時時刻刻意識到自己內在的某些慾望不符合社會期待或自我期待,如此,在慾望浮現之前,他自身相當可能先行一步將這些不見容於世的慾望進行抹除或者進行變形。

在《精神分析導論》中,佛洛伊德如此分析:「我們不妨猜測,替代物的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以至於它在臨床經驗中的阻抗作用如此的明顯與強悍。讓我假想,當一個孩子緊緊握住拳頭,不讓別人看見他手心裡的東西,那麼他手裡握有的東西鐵定不是他應該擁有的。」

不少評論指責佛洛伊德對於人性的看法刻意的非道德化,然而,有趣的是,佛洛伊德認為,通過精神分析我們可以發現:人比我們自己所設想的來的不道德,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你也可以說,人比我們原先想像的還要更道德化。因為人如果不是那麼道德化的生靈,那麼,這麼多的自我壓抑又有何必要?你知道這些自我壓抑的力道甚至對於當事者自身造成深遠的精神傷害。

如此一來,則我們必須去理解,解夢的過程必然涉及被分析者的生命經歷,同時,也關乎解夢者自己對於人生的體會。唯有理解這一點,我們才能說從夢的運作到夢的解析,本質上是一種生命藝術。

佛洛伊德提醒,當我們在使用自由聯想的技術時,必須牢記,整套機制的運作原則上既沒有固定的模式,也沒有那種意符的固定兌換表單。這是因為夢的解析過程是在分析者與被分析者之間,是在一個生命與另一個生命之間發生的對話經驗,對於活潑的生命經驗而言,公式化是最糟糕的腐蝕劑。

佛洛伊德強調,領會到這一點,才能理解精神分析與古代釋夢技術的重要區別。

此外,佛洛伊德認為:解夢時,夢境回憶的完整程度其實不是重點所在,因為夢境本身就是一個扭曲的替代物,而解夢者的目標始終是隱匿夢境背後的真實慾望。

在解夢技巧上,和夢境解析想搭配的是事後做夢者對於自己夢境的自由聯想。可以說,作夢的內容和事後不經意的聯想,才是整個解夢的關鍵。

對此,佛洛伊德經常和需要被解夢的人約法三章,他會要求作夢者對於事後浮現在心裡頭的一切念頭必須全盤拖出,不能因為任何聯想顯得不重要、不切題、無意義、荒誕或令人感到困窘而有所隱匿。

佛洛伊德強調:實際經驗中常常顯示,往往是那些令當事人拼命拒絕、死力壓抑的念頭,幾乎無一例外是最重要的關鍵線索。

哪裡有抵抗,哪裡就有真實。

我們今天對佛洛伊德的講解,最後停留在「那裡有抵抗,哪裡就有真實」這句話上,「真實」這個字眼原本在佛洛伊德的運用中還只是一個醫療術語,且原先意涵只是描述那些因為不符合社會道德規範而被壓抑的心理經驗。在這裡,與「真實」這個概念相對照的是「現實」,而作為一個生活中人,你我都很清楚,因為不符合現實秩序而被死死壓抑住的存在,不會只有佛洛伊德原先所以為的非道德慾望,有時也包括對於生活更深遠的願景與政治理想,甚至在有時還包括那些被現代功利社會所遺棄的生命經驗或宗教體驗。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講述精神分析不能停留在佛洛伊德的緣故,也是我們必須將一整個世紀漫長的精神分析理論發展史作一個全面性瀏覽的重要緣故。

佛洛伊德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創者,然而他所沒意識到的是,他所打開的潘朵拉盒在日後將匯聚成什麼樣的時代巨浪。


商品己加入購物車

Faded Short Sleeve T-shirts

紀金慶/佛洛伊德第二講:《夢的解析》


讀書不是為了雄辯和駁斥   也不是為了輕信和盲從
而是為了思考和權衡
--培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