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開發者」的挑戰 | 視角ViewFinder

推薦閱讀
「影視開發者」的挑戰 

「影視開發者」的挑戰


文/林怡瑩
王藝樺專訪




高中看完《銀翼殺手》後立志唸電影、也執著地唸了4年+4年+1年的電影、職涯前期參與過台灣大大小小各個影展的王藝樺,到墨爾本進修「電影管理」後暗自許願,日後要以女性、原住民為人生兩大創作主題。

「人生真的要許對願望」,沒想到自己回國後就有機會進入「賽德克巴萊」行銷團隊,王藝樺在工作過程中慢慢發現自己是個愛說故事的人。她開始上編劇班、參加劇本比賽,計畫轉做編劇。隨後遇到鄭有傑導演邀請,於「一期一會影像製作有限公司」擔任企劃總監,因為團隊作品「太陽的孩子」,正是原住民加上女性的主題。

現在的王藝樺自己開了「做好文化有限公司」,擔任總監與開發製片,也製作規模較小的藝術電影。愛朋友又浪漫到無可救藥的她,之前在大稻埕租了十連棟之一的老屋作為工作室,以及「自由電影院」--作為藝文圈朋友聚會、舉辦藝術活動的詩意空間。無論是週間還是週末,創意與友情總是從老屋古色古香的氣息中對外氤氳。

開發(製片)是一種(看似為)新型態的工作類別,但解剖到底,開發者就是企劃、改造、深度認識自己與夥伴等幾個核心能力,埋藏在各行各業的工作程序與行業智慧之中。



【關於影視開發】

影片的開發階段,通常起於一個概念或者一個故事,迄於真正進入製作階段。就如同面對一個真正的孩子,這其中最重要的兩件事情就是「教」與「養」。「教」就是把一個概念或者一個故事,醞釀成熟為有意思的劇本,並且具有可拍性;「養」就是找到足夠的資金、適合的團隊組合,來將劇本藍圖真正地推向拍攝製作。

開發,是一種規劃破關的能力,開發者需要具備研究與規劃的能力,如何把想法說成故事,如何製作,如何提案,贏得出資者的青睞? 電影開發者可以幫助導演、編劇發展故事,若已經有故事、劇本,則可以去設計田調的過程、激發作品的潛力。

創作之路是孤獨的,創作者需要陪伴。

一位年輕的導演初期可能是從自身生命經驗出發,他做了,然後被肯定,但可能不知道自己做對了什麼。當你將此變成長遠的職業生涯時,你必須知道自己做對了什麼,而且要可以重複它。

運動選手的教練並不比運動員強,不能成為世界冠軍,但他們知道如何讓運動員成為世界冠軍。開發者有一項很重要的任務就是陪伴創作者,協助檢視故事方向有沒有偏斜,檢視作品要如何調校可以更精準、更動人。



【關於選題】

#1如果這個題目你知道怎麼做,

那一定不要做。

因為你知道怎麼做,別人也知道怎麼做,那就不是創新。

#2如果這個題目讓你覺得害怕,

那你一定要去做。

尤其是當你可能踩到這個社會的禁忌的時候。

那是一種不安全的狀態,但是是值得摸索的。看影像作品,都是延伸我們的生命經驗,幫我們預演道德難題。觸碰禁忌議題,才能探索到人類心靈的疆界。



【田調的重要性】

對創作者來說,每一個新的題目,都是新的創業。即使是很資深的導演、編劇,遇到新的題目,都需要先做田調、探索,才能進行創作。

節目製作也是一樣,必須找到好的題材,找出切入的方式,透過成功的提案,贏得主管的支持,最後推銷給觀眾。深化企劃力是關鍵能力。

          


商品己加入購物車

Faded Short Sleeve T-shirts

「影視開發者」的挑戰

文/林怡瑩
王藝樺專訪

讀書不是為了雄辯和駁斥   也不是為了輕信和盲從
而是為了思考和權衡
--培根